勝行激

休。

《荣勋/hozi》同一房

2.
进房后的李知勋开始整理自己带来的行李

一些简便的衣服,还有有自己半个身子高的吉他。
这些还不是全部,还有录音的设备、电子琴和一些箱子还没送来,看样子这阵子还不能开始录音...李知勋这样想。

简单的收拾好自己的行李发现缺些日常用品,就准备出房门
一开门就撞见自己的室友权顺荣在门口尴尬的笑着
不说 李知勋还真的吓了一下

「呃....那个...」

权顺荣傻傻的摇头晃脑抓抓头发

「什么事?」

「嗯..知勋你是要出去了吗?」

「买些日常用品」

看权顺荣那么战战兢兢的问
李知勋很好的略过他对自己的称呼

「日常用品?我跟你一起去吧!我可以帮你拿,就..当作我对你的歉意吧...?」

权顺荣听到,就像小狗兴奋的等主人带出门溜哒。但又怕得罪对方似的马上小心讲话

李知勋见状觉得挺有趣的,毕竟自己也不知道路,还能拒绝吗?

「我自己拿的动」

「这样啊....」

听到这样的回答权顺荣马上泄了气跟沮丧的小狗一样
以为对方拒绝了自己

「带我去吧?带我去就原谅你吧,我对这边不熟」

「诶?嗯!当然可以!走吧走吧!」

权顺荣听到了意外的的回答马上套件外套就带着李知勋出门了

而李知勋的嘴角也稍微的往上点了

———————————————————————

一到超市,权顺荣就直接拿了一个购物篮带李知勋到日常用品摆放的地方

「我自己拿就好了,我又不是女生」

李知勋伸手想接过权顺荣拿的篮子,釜山男人的个性出来了,权顺荣也不会让对方如意的拿篮子

「当然没当你是,我也要买一些东西嘛,两个人应该会买不少等等一定会装个几袋,到时在分着拿就好了!」

看权顺荣这样,李知勋也无奈直接开始挑一些洗发乳沐浴乳之类的,买了一堆东西
忽然,权顺荣拿着一小盒东西跑到李知勋那边,挥了挥手上的盒子傻笑着

「呐、知勋,要买这个吗?」

李知勋一仔细看,保险套
眉头皱了一下,心理想着这小子是傻了吗还要问我这事
毕竟自己也用不到

「我用不到你买就好了呗」

李知勋挥了挥手转身继续找东西买,权顺荣也就丢进篮子里
抬头就看人已经走到了方便面区,而权顺荣小跑步跟上

「对了知勋啊,之后如果有要带朋友会女朋友来记得讲一声呀~」

「嗯」

李知勋又想,自己也没什么朋友,又是母胎单身
怎么想都不会带人回家,带人回家的应该是对方吧

权顺荣拿出手机按了按

「那给我你的Kakao talk 吧,联系方便」

「喔、好」

李知勋也拿起了手机开启程序给对方加友
上面显示 『添加好友—权仓鼠』跳出的大头贴是一张权顺荣由上往下拍的照片
权仓鼠?挺自知之明的嘛
李知勋心里暗笑看着那张照片,没多久就把手机收起来了

「知勋要买泡面吗?」

「不然我走到这干嘛?」

权顺荣看着李知勋把一包一包的泡面放在自己的弯臂中,眉头之间有些皱褶

「你该不会总是吃泡面啊?」

「关你屁事」

李知勋不高兴,他自己也不怎么出门也不太擅长下厨,不吃这个吃什么

「不行啊,泡面吃多不好啦」

「.....」

权顺荣看李知勋不高兴的样子,灵机一动

「那以后,你我有空的时候就一起吃饭吧!我也会一点家常菜,不喜欢吃就出来吃,总比泡面好多了!」

权顺荣一边自说自话一边把李知勋抱在怀里的泡面放回架上,完全不管李知勋的意见,就算有也是反驳
李知勋又无奈,他也只能眼睁睁的看泡面们回架上,不放下最后的希望

「随便吧,但拿一包可以吧?」

「嘿嘿、可以可以~那就说定啦」

权顺荣从架上拿回刚刚放上去的一包丢篮子里,开心的眼睛都上扬到10点10分的样子,看样子对方是接受自己的提议了。

———————————————————————
對不起晚一天放了TTT
昨天晚上睡昏了起來的時候就很晚了 那時也還沒碼好文真的很抱歉啦OTZZ
今天腸胃也不太高興 拉了四次 真的是很難過不舒服嗚嗚
總之就先這樣了!謝謝觀看(?

《榮勳/hozi》同一房

1.
我是李知勋,大二生
在K大就读音乐系,因为一些原因所以要搬出家里来外面住
租了一间离学校挺近隔音不错的公寓,但是到搬家前一天才知道

这间房子还有另一个人

难怪这么多学生会选择这里,因为一定会跟1~2个人合租,对学生来说负担较小
但至少有客厅厨房厕所和个人房间,对学生来说算不错的

———————————————————————————

今天是李知勋搬进他租的公寓,喔、不,是他跟还不认识的另一个人一起租的公寓。这里怎么会擅自让两个不认识的一起租一间啊?! 李知勋在坐着出租车到达时心里os,但还是下了出租车把行李上手后往这栋房子看上去。

是栋大楼
但是也不大
很多间公寓
想必是很多人租这吧

李知勋想到还要跟别人住在一起就得小心那个小心这个的很麻烦不自觉的咋嘴一声,但是房租负担能够小一点也是挺好的,撑过就好,以后赚了钱再搬到别处也不晚。

到了管理室拿了公寓的钥匙,在房东口中知道了公寓所在处也知道了自己的室友已经到了上面,李知勋悠哉悠哉的拖着行李走去。

一到定位李知勋把钥匙掏出来开门,里面突然像是有东西落地一样发出噪音,安静的瞬间在房间的走道出现了一个人影小跑步向还站在门口的李知勋

「你好,你是跟我租房的人对吧?我是权顺荣!K大舞蹈系的」

面前那头绿色金发渐层的男生是跟李知勋同校同年不同科的室友,伸出手想向李知勋问好。但是本身讨厌身体接触的李知勋也不意外的没伸出手

「李知勋」

权顺荣看对方没回应只报名字尴尬的把手伸回来插进裤子口袋里笑了笑,看着李知勋,粉色的头发、白皙的皮肤、讨喜的身高、纤细的四肢、好听的声音有点低沉,直觉性的定义

「知勋吗?名字真像男生呢,没想到这边的房东会让男女一起住呢」

权顺荣甜甜的笑起来,眼睛都瞇到都看不见对方两眉间的皱折。李知勋闭起眼睛抬头,瞪上对方用与刚刚不同更低一阶的声调、像似要开口骂人的样子说道

「.....你还让不让我进去?」

权顺荣听到马上睁大快瞇起的眼睛,嘴也成了o字体

「诶?诶!是男..男..」

「我是男的行了吗,能进去吗?」

权顺荣还没讲完李知勋打断他的话,因为他可不想继续站在这了,眼神瞪的锐利,像是要把权顺荣给一分为二

「诶?对、对不...」

权顺荣马上让一条路给李知勋,瞳孔的震动还在为刚刚的事惊讶,那么娇小可爱的人竟然是个男儿身

「不关门吗?你哪间房?」

李知勋停在客厅看着权顺荣急忙关门指向他自己的房间,然而走向另一间房间的门口停了下来,转头

「没事别找我」

『碰!』

就这样留权顺荣傻傻的站在门口和停留在空中的手,一分一毫都不留给他说任何一句完整的话的机会,权顺荣想,这是惹室友生气了吧,才第一天而已

———————————————————————————

在坑一篇 欢迎催更
如果有人想继续看的话我会继续出下一篇的TT

關於外套 榮勳 短 繁/簡

《繁體》
宿舍房間

「知勳啊—」
「知勳勳~」
「小勳啊~~」
權順榮抱著坐在懷裡的小人,用頭磨蹭對方的肩窩,用鼻子磨蹭對方的脖子,嘴裡呼喚著他習慣叫的名字

「權順榮你幹嘛啦別抱著我」
李知勳的手放在筆記型電腦和滑鼠上,眼睛直直地盯著電腦螢幕,似乎是在工作,但是權順榮的呼喚搞的讓他沒辦法專心的做事

「知勳啊...」
權順榮再次呼喚對方並順著對方的柔軟的頭髮

「你...你幹嘛啦,到底要講什麼啦...」
李知勳覺得權順榮很奇怪,要講不講的到底要幹什麼
這時權順榮把李知勳的頭轉了一點角度自己的頭也靠向,兩人的臉就差那麼幾公分就要碰上了
讓李知勳的心臟漏跳一拍,想著’’權順榮是不是要幹什麼?’’

「知勳為什麼每次都要把外套脫一半啊...」
權順榮突然很正經的直盯著對方有點震動的眼珠子

這什麼問題?李知勳的心裡發出了大大的疑問,剛剛還在劇烈跳動的心臟慢慢的平緩下來

「?就熱啊,怎麼了」
按實回答,說李知勳常常脫外套?那倒也是,但是可真的是熱啊
尤其是戶外或是人多的地方
其他的時間應該就是習慣而造成的吧!

「別這麽做啦...只有我能看知勳脫衣服啊—」
權順榮鬆開捧著李知勳的手,低頭埋肩蹭著悶悶的說

「我那才不是脫衣服...!」
李知勳抓一把權順榮的頭髮洩恨,直到對方喊疼才鬆開了手轉身背對對方,正準備繼續做自己的事

「我不管我不管!知勳你不答應的話我就.....」
被李知勳那樣抓,權順榮停下磨蹭的頭,雙手環住李知勳纖細的腰,隔著布料開始撫摸起來,時不時的撩起衣服讓手和腰之間互相摩擦,嘴靠在對方的耳朵旁,吸氣、吐氣。引來對方的不滿

「唔..喂...動手動腳的幹什麼..!」
被用的有些舒服的低鳴一下,馬上拉回意識拍打對方在自己腰上的手,但是看起來沒有效果反而更糟的樣子
「.......幫你脫衣服」語畢。可見聽到這句話的李知勳開始亂動,想要想辦法讓權順榮停下或是看能不能從他的懷裡逃出。看到下面的小人兒開始反抗,權順榮把李知勳摟的更緊,手順進衣服內竄上挺立開始揉捏

李知勳被用的快氣到跳起來,但是礙於自己被扣留著之外自己也因為那一連串得行動越來越沒有力氣抵抗,只能任由對方撫摸挑逗。
「啊.....權順榮..!你找死....嗯..哈啊...唔——」
沒辦法動手腳的李知勳動了口,但話也還沒講完就被權順榮給扣住頭來個濕潤的深吻,李知勳也兩手不自覺的捧上對方有些柔軟像倉鼠腮的臉頰

在一段激烈的交纏後權順榮拉開兩人得距離,不意外的拉出細長的銀絲在接觸空氣後沒多久斷了,手摸上喘著的人亮粉色的頭髮。李知勳因為這吻而讓白皙的皮膚染上一層粉紅,甚至是到脖子上也有,跟本人的頭髮真像,而嘴唇也被權順榮啃咬到紅腫了起來。一切的一切都看起來非常美好非常誘人—非常淫蕩
「知勳真甜啊...」
權順榮舔上變成紅潤的小嘴,像是嘗了糖果一樣,眼睛都瞇成了10點10分
看著李知勳的雙眼
積了一些淚水在眼框打轉,水汪汪的真像一隻.......

《簡體》

关于外套 荣勋 短 簡體字

宿舍房间

「知勋啊—」
「知勋勋~」
「小勋啊~~」
权顺荣抱着坐在怀里的小人,用头磨蹭对方的肩窝,用鼻子磨蹭对方的脖子,嘴里呼唤着他习惯叫的名字

「权顺荣你干嘛啦别抱着我」
李知勋的手放在笔记型电脑和鼠标上,眼睛直直地盯着电脑屏幕,似乎是在工作,但是权顺荣的呼唤搞的让他没办法专心的做事

「知勋啊...」
权顺荣再次呼唤对方并顺着对方的柔软的头发

「你...你干嘛啦,到底要讲什么啦...」
李知勋觉得权顺荣很奇怪,要讲不讲的到底要干什么
这时权顺荣把李知勋的头转了一点角度自己的头也靠向,两人的脸就差那么几公分就要碰上了
让李知勋的心脏漏跳一拍,想着’’权顺荣是不是要干什么?’’

「知勋为什么每次都要把外套脱一半啊...」
权顺荣突然很正经的直盯着对方有点震动的眼珠子

这什么问题?李知勋的心里发出了大大的疑问,刚刚还在剧烈跳动的心脏慢慢的平缓下来

「?就热啊,怎么了」
按实回答,说李知勋常常脱外套?那倒也是,但是可真的是热啊
尤其是户外或是人多的地方
其他的时间应该就是习惯而造成的吧!

「别这么做啦...只有我能看知勋脱衣服啊—」
权顺荣松开捧着李知勋的手,低头埋肩蹭着闷闷的说

「我那才不是脱衣服...!」
李知勋抓一把权顺荣的头发泄恨,直到对方喊疼才松开了手转身背对对方,正准备继续做自己的事

「我不管我不管!知勋你不答应的话我就.....」
被李知勋那样抓,权顺荣停下磨蹭的头,双手环住李知勋纤细的腰,隔着布料开始抚摸起来,时不时的撩起衣服让手和腰之间互相摩擦,嘴靠在对方的耳朵旁,吸气、吐气。引来对方的不满

「唔..喂...动手动脚的干什么..!」
被用的有些舒服的低鸣一下,马上拉回意识拍打对方在自己腰上的手,但是看起来没有效果反而更糟的样子
「.......帮你脱衣服」语毕。可见听到这句话的李知勋开始乱动,想要想办法让权顺荣停下或是看能不能从他的怀里逃出。看到下面的小人儿开始反抗,权顺荣把李知勋搂的更紧,手顺进衣服内窜上挺立开始揉捏

李知勋被用的快气到跳起来,但是碍于自己被扣留着之外自己也因为那一连串得行动越来越没有力气抵抗,只能任由对方抚摸挑逗。
「啊.....权顺荣..!你找死....嗯..哈啊...唔——」
没办法动手脚的李知勋动了口,但话也还没讲完就被权顺荣给扣住头来个湿润的深吻,李知勋也两手不自觉的捧上对方有些柔软像仓鼠腮的脸颊

在一段激烈的交缠后权顺荣拉开两人得距离,不意外的拉出细长的银丝在接触空气后没多久断了,手摸上喘着的人亮粉色的头发。李知勋因为这吻而让白皙的皮肤染上一层粉红,甚至是到脖子上也有,跟本人的头发真像,而嘴唇也被权顺荣啃咬到红肿了起来。一切的一切都看起来非常美好非常诱人—非常淫荡
「知勋真甜啊...」
权顺荣舔上变成红润的小嘴,像是尝了糖果一样,眼睛都瞇成了10点10分
看着李知勋的双眼
积了一些泪水在眼框打转,水汪汪的真像一只.......



想要我开车车吗哈哈
虽然不太会开车但是有人想看的话我就开啦呜呜
然后这几天生病了超级痛啊我的全身
只好放我生病以前在想的一个小故事#

以后繁体简体都会放
短的文就放一起
长的文我就会分两个文章放这样!

《公告》

目前有關於小松先生的文章都會停更
因為實在是沒有感覺(?)寫不太出來,有寫也只有一點
現在主要是seventeen的文章會有少少量的
因為懶得開新帳所以就直接放這了
大概就是這樣非常抱歉啊各位讓你們一直等OTZZZ
希望有一天我能夠把那些文更完
謝謝大家

チョロ松不在的3個月 - 3 / R18注意!

*設定2人一房
*一人一張床
*援交有 , おそチョロ
*目前おそ松和チョロ松是情侶
*おそ松神經大條
*這篇18
*一樣是先苦後甘型#
*避雷注意小心#
*可以的請gogo
*記得有第一篇去看唷?
/
/
/
/
/
/
/
吶,你離開我的時候心情是怎樣的

吶,你拒絕我的時候我的胸口好痛啊

吶……我是不是讓你受傷了

在星月高掛的夜晚 一群身穿西裝的人走進的酒店 叫了一些身形曲線明顯且帶點色情的女性 點了幾瓶高檔酒開始了這個夜晚

「慶祝!業績達標!!」
眾人舉起小巧的酒杯歡呼著 有個身材特別嬌小戴著眼鏡身穿墨綠色西裝的人也一起了這個活動

「チョロ松不行了嗎…?」

一個人…不要想…

「要不你先回去吧チョロ松?」

啊啊…

「那、那就…不好意思前輩…我、我先離開了…」
好不容易埋起來的感情…

/
/
/
/
/
/
/
/
「唔…咕啊…咳……咳咳…」
一回到了公司宿舍馬上往廁所跑 反胃的感覺,頭暈的感覺,悲傷的感覺… 一股腦兒的迎面而來

「嘖…」
腹部好不舒服,頭好暈…好噁心啊…

「好…想睡……」
昏昏沉沉的走到了床邊並撲了上去 突然間傳來了手機的震動聲,並不耐煩的接起 一接起所聽到的聲音讓チョロ松的心臟少跳了一拍

「喂…チョロ松…」
從電話另一頭傳來的聲音低沉的呼喚正在通話的人

「おそ松兄ちゃん有…什、什麼事嗎…唔…」
戰戰兢兢的回話,又突然一個反胃並快速的衝到廁所嘔吐著

「誒…?チョロ松…?チョロ松?」
おそ松聽到很大的動靜聲並急促的叫著對方

「咳…唔呃…哈…啊…沒、沒事,你繼續講…唔…」
嘴裡還殘留著味道,並大大的喘息著 忍著反胃的感覺回應了對方

「不…你是不是去喝酒了?」
おそ松疑問的質問チョロ松

「哈啊…不關你的事…沒事沒事…咳咳…」
勉強的笑了幾聲,チョロ松的頭一陣暈眩

「真是的…勉強自己幹嘛啊…明明酒量不好啊…真是的……給我乖乖呆著,我馬上過去…而且你一定發燒了…」語畢,電話被掛掉了,チョロ松想著那個笨蛋怎麼可能回來的想法並上了床 過了大概30分鐘,家裡的電鈴聲響起了

「唔……」
惺忪的睜開眼,帶著沉重的頭走到了玄關開了門,看到的是おそ松

「嗯…?唉……?等…你來幹…嘛?」
睜大了眼看著一臉不開心的おそ松 這時對方把自己推進了房間並強制性的壓至床上

「臉都那麼紅了一定是發燒…你、給我好好休息,吶、藥吃了」
扶上對方的額頭,果然是燙的 並拿了一大袋的東西放在桌子上,倒了一杯溫水拿了藥遞給了チョロ松,皺著眉頭的看著,像是在命令對方給我吃下去的樣子

「唔……」
看著對方那樣只好把水和藥拿了過來並吃下去,因為チョロ松知道只有這樣才能讓他不擺出那樣的表情

「好了、藥也吃了就睡吧」
おそ松摸摸對方的頭並幫他將棉被蓋上 背對著他坐在床邊守著

「可以…回去了…抱歉讓你過來一趟…」
チョロ松轉過身子也背對著他,將棉被蓋住自己的頭,在極度安靜的房間裡在小聲的聲音、呼吸聲也聽的一清二楚

「吶…チョロ松…我想了很久…我是不是被你討厭了啊—」
「是因為我找別人做所以生氣了嗎,從那天起你都不再讓我觸碰」
「還離開了我身邊啊…」
向後傾用雙手撐著身體的重心並仰著頭看著素色的天花板,聲音有些悲哀的渲染感

「是不被需要…」
不屬於自己的微弱聲迎面而來

「誒?」
愣了一下的おそ松轉頭看向背對自己的人

「我覺得你不需要我」
那微弱的聲音越來越大聲

「你、在說什麼啊チョロ松你可是對我來說很…」
おそ松緊張的反駁,自己明明最清楚,卻被打斷了話

「夠了!以為說這些可以騙的過我嗎!」
チョロ松吃力的撐起這發燙著的身體大聲的斥喝著

「啊…?」
おそ松再次愣住的看著チョロ松

「跟我一起覺得煩了就說!反正沒有我你也可以找別人!不缺我一個!」
チョロ松一個猛烈的轉過頭,おそ松所看到的樣子是最糟糕的樣子 眼眶一直溢出的眼淚、臉上的淚痕、哭紅的眼睛,讓おそ松心臟刺痛著

明明不想讓你那麼悲傷

「你知道嗎…你知道那天我看到那樣的清 情行我的心情是怎樣的感覺嗎?!」

你不懂…你不知道…

「好痛啊…真的…真的很痛…」

不想忍著了

「還記得嗎…你曾經對我承諾的諾言嗎…」

「…………」

那一瞬間,チョロ松所以說的那句話讓おそ松用力的壓下自己的肩膀,並粗魯的吻上 おそ松撬開對方的牙齒將舌頭伸入並掃過口腔內的每個角落

「唔嗯!!哈…不、嗯唔—」
被對方猛烈的壓下而感到驚嚇,無法呼吸的感覺,像是心臟快窒息似的

おそ松將對方吻了將近20幾秒才捨不得的離開,舌尖上連結著與對方交換的唾液,牽出一條細長的銀絲並在一點距離後斷掉

「哈…對不起…チョロ松…原諒我吧…我會好好補償你的…吶…這次…我不會在放開你了…」
抱緊著身下的對方埋頭至對方的肩膀上,聲音打上チョロ松的泛紅的耳上

「唔…嗚…騙人…騙子…嗚嗚…」
眼淚再次掉落,用雙手緊緊的環住おそ松的脖子也埋頭在他的脖子邊,眼淚沾上了他那鮮紅色的衣服上

「乖…不會…真的不會在放開了…我會證明給你看的…」
稍微摸了摸對方的頭並在チョロ松的脖子吻上一個個的吻痕,手不安分的分別遊走在胸膛上和下身

「唔…等、疼…唔啊!おそ松…嗯…吚—!」
感受著おそ松的一點一滴所傳達的快感,臉頰泛紅,下面也開始腫脹起來

「吶…把這兩個月沒做的份都一次昨晚吧…?」
おそ松露出讓チョロ松覺得不妙的笑容,並快速的把對方的褲子連同內褲給脫下,下身腫脹的東西立即探頭出來,撫摸上溢出液體的鈴口,慢慢的仔細的細心的搓揉著,而使得液體出來的越來越多

「誒…?!等…別、那邊…哈、啊…」
チョロ松用手緊抓著對方肩膀,眼神渙散的看著,另一隻手則撫上おそ松的臉頰用嬌喘著的嘴唇親吻上去 おそ松則禮貌性的回敬一個深吻

「那麼久沒做了…好想狠狠的幹翻你啊…チョロ松 」

算是很重要的事(?)關於文章#

預告?(#
佔tag抱歉qmqq
來跟大家講預計會打的文//(沒人想知道#
全都是速度! 哦搜秋羅//

拖稿文→→→
我家三男怪怪的-1→下篇>/速度
黑手黨的我們>/速度/材木/數字
冬天你懂的>/速度/材木/數字

預計新文→→→
拈花惹草>/速度
戀愛宣言100天>/速度/材木/數字
養了隻淫蕩的貓>/速度
味道的媚惑>/速度

突然發現我文章的名字都怪怪的XD
不知道大家還有沒有想看的文ˊ艸ˋ
可以提出來!說不定會打出來
雖然我還有100fo的文要打(死目
不要問為什麼都有速度XD因為打習慣了啊…(躺#
歡迎搭訕拜託搭訕////(喂#

我家三男怪怪的/速度/ おそチョロ

* 路人チョロ松有
* 但之後都是速度這樣!
* おそ松→←チョロ松
* 可能R18
* 注意注意!是流水仗喔喔哦
-
-
-
某天下午
我剛打完小鋼珠並悲哀的從裡面走出啦
突然看到我們家チョロ松在外面的巷子
好像在跟人講話的樣子
嗯?怎麼了?要離開嗎?
算了不管了,就先回家吧
去煩他的話到時又生氣
-
-
-
晚上

「我回來了…」
一個疲累的聲音出現在五人的客廳裡
而進來時頭髮和衣服都溼答答的
看樣子是因為外面的大雨所造成的

「啊!チョロ松哥哥歡迎回來—話說身上怎麼是濕的啊~也不買把傘,真是的啊~」
トド松看到溼答答的哥哥趕緊叫他去擦擦自己的身體以免感冒時傳染到自己
算是關心吧

「歡迎回來!!!」
十四松看到這情形跑去拿了條毛巾給了チョロ松

「………」
一松沈默的用眼神跟チョロ松交流了一下
應該是在說歡迎回來之類的吧

「歡迎回來—吃了嗎?」
カラ松則是先問吃了沒,畢竟大家都在等他一起回來出去吃飯,因為是六個人嘛

「回來了啊チョロ松」
おそ松則是一如往常的躺在地板看漫畫
也有看了一下淋雨的チョロ松
然後肚子咕嚕咕嚕的叫了
並又說

「嗯?你臉色怎麼這麼差啊,生病嗎?幹什麼淋雨啊,快去用一用吧要出去吃飯了」

他坐立起來看著チョロ松
チョロ松遲了一會才回答

「嗯…不,我不餓,你們先去吃吧,我這就去洗澡了」

「………………」

走進浴室開起水龍頭用蓮蓬頭沖著頭
嘩啦嘩啦的水聲
聽不到外面的聲音
仿佛讓自己與世隔絕似的
撫摸了一下自己的腰部

「嘖………好疼啊………」

要繼續這樣下去嗎…

站在廁所門旁看著チョロ松用吹風機吹著頭髮

「吶チョロ松你怎麼了?」
雙手交叉靠在門旁的牆壁問道著

「……おそ松兄ちゃん幹嘛這麼問啊…?」

想說為什麼要這麼問
看著剛淋雨回來的人臉色這麼難看
而且身體還有些許的顫抖
能不擔心嗎

「沒什麼問問而已」

「沒什麼事,別擔心—晚安了我先睡了…」

「哦…」

看著對方離去的背影
是不是走路有點晃啊…

-
-
-
這大概我一個禮拜看到4至5次左右了
一直會遇到チョロ松一直被人帶走
而且都是在巷子裡
而且每次人都不同
到底是什麼事啊
所以呢
我決定要跟蹤
沒想到的是
走到的地方讓我感到驚訝

沒錯
是愛情旅館
為什麼他會去哪裡啊
明明只是個處男
是怎麼了嗎…
-
-
おそ松一如往常的躺著看著漫畫
聽到チョロ松收著平常用的包包的聲音

「喂チョロ松」

「幹嘛おそ松兄ちゃん?」

「今天會出去嗎」
單刀直入的問會不會出去
其實是很想問到底是去幹嘛的
但是…他不講的話就算了
不知道也沒差

「唔…嗯會啊……」

「喔喔那記得晚餐回來吃啊」
問完揮了揮手表示快去快回

「唔嗯……」

今天也會出去
雖然嘴上說說不知道也沒關係
但是
一定要知道他在幹嘛
所以從他出門時我就跟著了
一樣是巷子裡

聽到了什麼呢…?

「那個…可以…別這樣了嗎…」
這話的主人戰戰兢兢的看著對方
露出厭惡的表情

「蛤?チョロ松啊…想要“這個”流露出去給大家看嗎?」
對方露出了噁心的笑容並拿著手機搖晃著
似乎是影片的樣子

「唔…!」
不甘願的看著那手機螢幕上的東西
後面的小弟則抓住他讓自己無法動彈

「不想要的話就乖乖的吧,吶給我喝下去」
那人拿了一罐像是飲料的東西強制性的灌給チョロ松

「唔嗯!咳!咳…」
被灌東西的チョロ松咳了咳好讓自己好過一點

「差不多了吧?喂,脫了他」
後面的人開始解開褲子猥瑣的看著チョロ松
開始脫下衣物白皙的大腿顯露在外頭

「抓好他聽到沒?好讓我操死他」
準備了一下抓住對方的腰準備強行進入

「咚!!」
一個悶聲出現,而後看到的是那人倒在一旁
穿著紅色衣服的人一臉不屑的把チョロ松拉到了自己身旁

「おそ松…兄ちゃん…?!」

—————————————————————————————
嗨嗨速度粉(?)的各位好久不見///
啊啊好久好久沒上來放文了
其實昨天有偷放110的文但是沒甚麼人我要哭了qq
果然速度這邊才是我的地盤…誒誒不是、是會有人願意來qwqqq
嗚嗚我果然只能在這個坑翻滾////去別的坑都不知道怎麼寫文了##
反正就是一開學就不是沒靈感就是只打到一半這樣(哭
所以就沒有來發文了OTZZZZ
好啦/就是來發個文,其實這是第一篇的一半而已ˊˇˋ
我很想發文所以就直接截一半來(這人
總之總之
希望有人喜歡啦//
老話一句歡迎搭訕拜託搭訕/////
愛大家哦哦哦(沒人要##

吃醋(?)110/一トド

這一天下午
只有一松和トド松在家、其他人則出門了

「吶…一松哥哥」
雖然是在叫人但是眼睛從沒離開過手機螢幕的範圍,就這樣走向一松並靠著他坐了下來

「嗯…?」
摸著手上的貓,大概心想我們家老么竟然會撒嬌?!

「為什麼…一松哥哥你那麼喜歡跟貓玩啊…」
放下手機轉過身子也摸著貓

「沒為什麼……」
冷淡的說出這樣的話

因為我只夠資格跟貓做朋友…

「唔……」
聽到這回答トド松皺起眉頭並又轉過身滑手機就停止了發言

「怎麼…?」
驚見弟弟這樣突然有點緊張的一松詢問著

「沒事…啊對了還有跟女孩子的約會要去…」
準備起身的トド松這時被一個強而有力的手給拉住,想轉頭回應時卻已經被推倒了,看著對方沒表情的樣子不妨冒了點冷汗,就這樣矜持了幾秒

「唔……一松哥哥…幹嘛…」
戰戰兢兢的問著對方,似乎講錯話就會被眼前的人給吃了一樣

「所以說…幹嘛不高興…吃醋…?」
表情越來越不爽的一松看著下面的人說出了這一番話,察覺了對方的意思

「才沒有不高興…也沒吃醋!」
聽到那兩個字馬上撇頭掩飾自己發燙的臉

「誒…是嗎…可是這樣可愛到…」
撫上對方的臉頰,越靠越近的

「唔嗯…?」
不知所措的トド松睜大他那雙眼看對方越來越靠近

停在對方的臉頰旁並輕咬舔弄耳朵小聲的說道
「想要你侵犯哦…」

————————————————————
喔喔第一次寫110希望大家喜歡;;
也第一次來這邊發文//
這是100fo點的文ˇˇ就試試這種感覺#
而且也好久沒發文了(躺平
啊啊因為是要升學了所以特別忙
還有一點就是有點沒感覺(什麼#
嗚嗚嗚嗚好想寫好多文qqq
總之請大家多多支持我這廢渣qqq
歡迎搭訕拜託搭訕#

\\100fo點文唷哦哦哦//

抱歉佔tag (土下坐

總之就是糊裡糊塗的100fo了//////
感謝大家一直在看我的廢文qqqqqqq
希望以後更好XD(什麼
那麼可寫的文組合cp有↓↓

速度 、數字、材木、色松、110松、筋肉松、末松、全員向

應該沒少#
沒有綽啦我就是1,3只能速度啦qqqqqq
可以留言一個想看的組合(可逆)然後劇情走向大概的說一下這樣///
希望有人留言啦qqqqqqq
我愛大家 <3 歡迎搭訕拜託搭訕(##